新来的护士小泉宏美右手拿着深夜巡视用的手电筒,照射病房的走廊,向306号房方向走去。整洁的黑色直髮上,戴着护士帽,走路时会露出膝盖的稍短白衣,使宏美看起来很可爱。在午夜后两点的第一外科病房里,只听到护士鞋子的胶底和地板摩擦的声音。虽然坚持走出来,可能身体里还有刚才的馀韵,觉得脚底下很不稳,在护理中心和先进的裕子所作的祕密仪式,就是那样造成很大的冲击,到现在还几乎不能相信会发生那种事情,不过现在必须要集中精神在工作上.....。宏美振作精神,用力的迈出穿着白色裤袜的脚。306号病房是在E型建筑物的南侧,是双人病房,但是今天有一位病患出院,所以只剩下一位名叫镰田的。在306内虽然已经过了熄灯的时间,但是里面依然点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,在灯光下看到杀风景的病房,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窗边的病床是空的。在镰田的病床四周,沒有朋友送的花或水果,只有堆积如山的色情书刊和一包卫生纸。伸直打上石膏的右腿躺在床上的镰田,看到宏美进来,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「你有什么事吗?」宏美为了隐藏自己的动摇,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。「原来是妳来了。」镰田露出苦笑,然后说」年轻的也好。」等不知道有什么意思的话!宏美多少感到困惑。「妳的名字叫小泉宏美吧,听说今年新来的护士中,妳最可爱!」镰田摸着自己的四方脸,眼睛在年轻的护士身上打量。宏美对那种欠礼貌的视缐觉得身上的白衣也被看透,不由得向后退一步。「你有什么事?是脚痛吗?」宏美看着打上石膏的右腿。「我是想尿尿!」镰田用自己的下额指着睡衣的下体。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找护士呢?宏美感到奇怪,他应该已经能自己小便才对。「快一点,要尿出来了!」「是。」不管事什么情形,在床上尿出来就更麻烦了,宏美急忙从床下拿起尿瓶,拉开镰田的睡衣前摆。在这剎挪,宏美紧张的吸了一口气,因为镰田沒有穿内裤,红黑色的肉棒从睡衣下出现,而且直直的挺起,宏美急忙转开视缐,可是看到的丑陋肉块一直留在脑中。「怎么回事,病人的这个东西妳们已经看习惯了吧,还是因为我的太大了,而吓坏了呢?」镰田有一点兴奋的样子,看着护士的表情说。「请你自己用吧!」宏美不去看性器,把右手拿的尿瓶递过去,她的手有一点抖。「妳是不是因为自己有一点小聪明就神气了!」「我沒有!」宏美瞪大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镰田。「那么,妳来弄,照顾病患的生活,是妳们的任务吧!」宏美只好咬紧牙关,把尿瓶送镰田侧卧的下半身,看到勃起的粗壮肉棒,为盲肠手术剃毛时,偶尔会遇到使阴茎勃起的患者,可是从来沒有看过这么大的肉棒。宏美对自己的心跳感觉到奇怪。「快一点,要漏出来了!」宏美被他催促,为使阴茎的头进入尿瓶,不得不用手摸,那是又硬又热的肉棒。这是工作,必须要做的....。宏美把稍许兴奋的像偶像的脸转开,引导可怕的肉棒,竖起小手指,用三根手指轻轻握住,但立刻感到强有力的脉动,脑海里感到一阵的麻痺,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,奇怪,一定是先前和前辈裕子所作的事,还留在体内...。宏美为快一点结束,就把勃起的肉棒拉近尿瓶口,就在此时,镰田的身体突然移过来,想收回手时,很大的手掌用力的压过来,宏美的手被夹在肉棒和镰田的手掌之间,宏美不由得尖叫,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。「请你不要这样。」宏美想甩开手,用力挣扎,可是镰田的力量很强大,不像是病人。「我要叫人来了!」「请.....不过那时候我就要说出妳们在护理中心所作的事!」「什么...?」宏美的脸色突变,难道他....。镰田看着护士的脸说。「我看到了,刚才做深夜散步时。真意外,在这个医院数一数二的护士小姐竟然是同性恋!」「不是的...!」听到同性恋这句话,宏美立刻否认。「那么,那个人是谁?由前辈的护士抚摸妳的阴部,还发出娇声的..」被这个男人看到,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,全被他看到了,宏美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。怎么会被他看到和裕子的祕密,这就难怪宏美的脸色会苍白。「沒有想到妳长的这样可爱,但又非常好色,妳发出的浪声真好听呢!」镰田一面说一面抚摸宏美的屁股,右手继续让宏美越来越硬的肉棒开始上下摩擦。「不要!不要....」宏美这时才恢復清醒,拼命的扭动身体想摆脱男人的手。「妳不怕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吗?大概妳和那位姊姊都待不下去了!」宏美听到以后有如被击倒。宏美到这里还不到半年,如果其他的护士听到这件事,一定会用轻蔑的眼光看她,不过只要宏美忍耐就不是大问题,可是裕子是能不能升上主任的重要时期,高阶层的人听到同性恋的事情,后果一定很严重,宏美无法克制自己的身体颤抖。看到宏美软弱无力的摇头,镰田用胜利者的口吻说:「妳好像很懂事的样子,不用担心,只要肯听我的话,我就不会说出去!」镰田的口吻变成温柔,但手还是在宏美的屁股上不停的抚摸。「啊.....」好像在忍耐什么似的闭上眼睛,宏美的红唇也在微微颤抖。谁来救我...。宏美在心里唿唤。可是宏美这种纯真的模样,镰田的虐待欲望更强烈。镰田已经住院四个月,刚开始经常来的女友,现在已经看不到人影。他想设法把护士小姐弄上手,就坐在轮椅上四处徘徊,给白衣天使的美眉做排行榜,这样他决定得对象就是裕子和宏美,过去幻想她们的裸体手淫也不知道有多少次,其中一个人,现在自动来到他的手掌里,镰田如获至宝的抚摸宏美柔软的身体。「就是想尿,这个东西硬梆梆的沒有办法尿出来,妳设法让我射精一次。」用好色的眼光看着宏美,压在宏美手上镰田的首开始用力活动。啊...不要..。宏美用力闭上眼睛,咬紧颤抖的红唇。「妳自己来吧。」镰田说完就放开手。怎么可以这样,....宏美作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镰田。怎么能用手指抚摸男人的肉棒,做这种无耻的事情当然是第一次。「快一点!我会真的说出去,我是性急的人!」「快呀!」镰田继续催促。已经不行了...。在宏美的心里,有什么东西开始崩溃。宏美移开兴奋发烧的脸,开始活动手只,在粗大的肉棒上下摩擦,从火一般的海棉体传来强有力的脉动感。啊,我是在做什么....。在值班的夜里柔搓病患的肉棒,想到这时感到非常伤心。偶然间,宏美想起在护理学校毕业时念的南丁格耳誓词。我要在大家的面前对神发誓,我要有纯真的生涯,忠实的完成任务,我要帮助医生,将自己献给人们的幸福--自从懂事以来就开使嚮往南丁格尔,希望能帮助受伤害的人,现在终于做护士了,可是,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....?宏美在割身般的强烈屈辱感中,使可爱的脸颊红润,可是,镰田带着冷笑看着年轻护士困惑的表情。「不要假装圣女,用力摩擦吧!向妳这样温的作法,一点效果也沒有!」宏美的眼睛感到一阵热,大眼睛出现泪珠,然后照他说的话用力柔搓肉棒,冒出树根般血管的阴茎,用手握住后,手只还差一公分才能全部握住,这样粗大的东西还在火热的脉动。从来沒有看过这样大的东西.....,宏美突然感到唿吸困难,急忙把脸转开。镰田闭着眼睛享受柔软手指的触感,不久后又说。「用嘴弄吧!」宏美的手不动了,更张大眼睛看镰田。「听不懂吗?用妳那高尚的嘴,把这傢伙含进去。」「我做不到那种事情....。」宏美快要哭出来。「是吗?那么就......」镰田一面说,一面把宏美的屁股用力拉过来。「你要幹什么!」宏美拼命挣扎想逃走。「我要把妳的事情公开出去。」宏美的动做突然停止,镰田趁机从背后撩起白衣的裙摆,把手插入裤袜和屁股之间。「不要!啊.....」手掌完全靠在屁股的肉丘上,噁心感使宏美的身体产生鸡皮疙瘩。这时候,好像要享受屁股的光滑有弹性的感觉,一直摸屁股的手,从双丘的沟间侵入前面的全水里。不能在那里....。宏美夹紧穿裤袜的双腿,可是,在这之前,镰田的手已经滑入泉源里。「宏美啊!妳的阴户里为什么湿淋淋了?」「不,我沒有!」「那么,这是什么?」镰田把抽出来的手指送到宏美的眼前。宏美看到男人的手指沾上透明的黏液,在日光灯下发出光泽。啊...不要....。宏美忍不住把脸转开。「妳的阴户为什么会这样湿淋淋的呢?是不是摸到我的大傢伙,就流出淫液」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宏美的耳根都红了,然后像撒娇依样的摇头,乌黑的头髮随着飘动「是想性交吧!为了容易插进肉洞里才会这样湿淋淋吧!对不对?」「不,不是的!」「那么就放进嘴里吧!」镰田抓住护士小姐的衣领,就把宏美的脸压倒在下腹部上。从睡衣露出黑红色肉棒,显示丑恶的面貌,硬挺挺的直立。宏美为自几不幸命运感嘆,因为沒有能拒绝裕子的诱惑,会落在这种男人的手里,伤心的调下眼泪。「还不快一点!」用暴力把挣扎的宏美压下去,把可爱的紧闭如花瓣的嘴压在肉棒上。在这剎那间闻到一股臭味,忍不住把脸转开。「臭吗?因为最近沒有洗澡的关系,现在正好用妳的嘴清洗吧,所以要深深的含进去!」镰田把宏美压下去的同时,擡起屁股。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,立刻引起呕吐感,宏美的横隔膜激烈震动。「来吧!来呀!」镰田抓住宏美的头髮连连挺起屁股。嘴张到最大极限,镰田的肉棒毫不怜惜的在里面蹂躏。宏美觉得大脑麻痺,同时全身火热,有如在梦中。镰田的手又伸入白衣内,淫邪的手指从屁股缝插入肉洞里,抚摸不像是处女的流出大量淫蜜的肉洞。啊.......不要...!宏美用力夹紧大腿,可是,镰田毫不在意,任意的侵略柔软的淫肉,把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,轻轻的在阴核尚揉搓。嘴里塞满v渐R实感,最敏感的地方被玩弄的快感,宏美虽然受到丑陋男人的抚摸,但也感决出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,仅剩下的理性要求自己拿出克制性慾的心,她怕就这样被慾望的波涛所淹沒。我是怎么了.....?镰田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因为夹住他手腕的大腿,慢慢放松力量,更大胆在肉洞里活动手指时,宏美开始扭动穿裤袜的屁股,同时插入巨大肉棒的嘴里发出哼声。宏美战战兢兢的伸出手指,握住肉棒的根部。「妳的手要动,用舌尖舔龟头!」宏美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开始活动,从龟头的马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体,宏美伸出舌尖舔。镰田忍不住发出哼声,血液在勃起的海棉体勐烈沸腾,已经几个月沒有和女人幹过了,何况面前的护士,是医院里数一数二的美女,和娼妓完全不同,受到胁迫,不得不用幼稚的动作做出来的样子,实在令人觉得可爱。「现在,就这样含进到喉咙里。」宏美嘴里含着肉棒摇头表示不愿意。「要这样弄!」压下宏美的头,屁股勐烈上下移动。「闭紧嘴唇,把嘴唇夹紧!」镰田有节奏的活动屁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