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最后由 括约鸡排爸 于 2016-12-5 10:44 编辑
一个人在家看电视,黄慧卉觉得无聊透了,寂寞和空虚的感觉包围着她。和谢主任发生那事快半个月了。可每每想起,就想在昨天刚发生一样。
令她安静的心如同微风掠过水面一样,荡起一阵阵的涟漪,让黄慧卉的心骚动得痒痒的,看电视也看不进去。这时电话响起来。
“喂!谁啊?”黄慧卉捂着稍微有点发烫的脸问道。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阿治啊!今早和你一起吃早餐那个呀。记得吗?”对方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。黄慧卉这才想起,原来是物流部的那位司机阿治。
那次和谢主任好事后,谢主任吩咐阿治开车把黄慧卉送回家,所以黄慧卉认识了他。碰巧今早上吃早餐又在一起。
“哦!阿治啊!。。。。。。有什么事吗?”黄慧卉懒洋洋地伸了伸腰。
阿治是个很会讨女人欢心的情场老手,自从那次送黄慧卉回家之后,就开始盯上了成熟性感的黄慧卉。而且一次谢主任酒后和他聊天,
描述自己和黄慧卉如何如何疯狂做爱,更是极大刺激了阿治。
“今天有空吗?出来散散心怎么样?”阿治温柔地说着。
“哦!这样啊!我以为。。。。。。”黄慧卉感到有点突然,不过阿治给她印象不错,所以她也沒有开口拒绝。
“別整天闷在家,会把人闷坏了。今天天气这么好別浪费了哦!”阿治继续说着。有个自己认为不错的男人约会自己,黄慧卉心底觉得很高兴。
“你可真有闲心,真会潇洒呀!”黄慧卉笑着说,“我沒转成正职呢,哪有心思去散什么心啊!”
“你担心这个呀?谢主任那我问过了,你是内定人选。放心好了!”阿治说。
“真的!”得到这消息黄慧卉很高兴,虽然她知道肯定会录取,但能从阿治那得到证实她心裏塌实多了。
“当然是真的!快告诉我你在哪儿,我这就开车去接你!”阿治急切的说。
“你这么着急幹什么呀?”黄慧卉笑吟吟地说道,沉吟了一会儿,男人热切的想见她的感觉让她有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“当然啦!今早和一別后我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啊!”阿治继续甜言蜜语,讨黄慧卉欢心。
“哦!是吗?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?”黄慧卉笑着和阿治打趣,心裏已经答应了。而且现在也正想出去散散心。
“那当然啦!我对黄小姐可是一见锺情啊!”阿治肉麻的说着,黄慧卉此时却觉得很受用。
“你在哪?快说呀,我好开车去接你呀!”阿治真有点着急了,电话裏黄慧卉的声音就已挑起了他的欲火。
“这样吧!你去妳家巷口7-11门前等我,我这就过去。”
放下电话,一种陌生的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感觉让黄慧卉不由得心裏乱跳不止。也许她也已经知道答应和这个男人约会意味着什么。
她可不敢让阿治开车来家裏接,黄慧卉换了套衣服,稍微打扮了一下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下了楼,直奔巷口的7-11。
远远就能看见停在7-11旁边的黑色喜美,车窗打开着,裏头坐的男人正朝外四处张望,不是阿治是谁。
黄慧卉下了车,低头匆匆走了过去。阿治也发现了她,只见黄慧卉身着一套深灰色职业西装套裙,脚蹬一双黑色高跟鞋,正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。
好个妩媚性感尤物,阿治只觉下体一阵涌动勃起。
黄慧卉迅速打开车门座了进去,紧张的心才稍稍放松,长长舒了口气。怎么跟做贼似的,黄慧卉心裏嘀咕,一颗心仍怦怦狂跳不止。
“你可来了!累了吧?”阿治笑眯眯地给黄慧卉递上一瓶纯净水。黄慧卉接过来,说:“谢谢!好了快开车吧!”
汽车在飞快地行驶着,黄慧卉一颗心才慢慢平静下来。阿治边不时用眼角色眯眯瞟着身旁的黄慧卉,边不停地和她聊着,两人谈得很是投缘。
车子驶进了餐厅。下车的时候阿治很绅士地帮黄慧卉打开车门,黄慧卉起身出来时阿治从上往下看,刚好看见她低胸领口两团雪白饱满咪咪,
还有那条双迷人的乳沟,随着她起身的动作,两团弹而有力的大乳球,荡得更加剧烈!
走过一条摆放很多鲜花的走廓,当来到餐厅的入口处。这裏的服务水准真是一流,黄慧卉可能沒到过这种场面,脸色显得有些紧张,无可否认,
这餐厅的装修,可真是气势逼人。
阿治和黄慧卉来到那铺着金黄色桌布的座位,两名待应马上移开桌子的一角,让他们坐了进去。过一会待应传送佳餚,有的还是推着车子在我们面前煮,
所有的食物都选用精美的盘碟上菜,一切的配菜、薯菜,都是精心巧制而成,正所谓色香味俱全。
“黄小姐,这次我俩第一次用餐,你第一道入口的菜,就让亲自送到你双唇边,祝你青春常驻,美丽永存。”阿治说。
“阿治。。。谢谢你。。。”黄慧卉羞红了脸,悄悄的闭上双眼,品尝着阿治送上来的佳餚。
舞台响起温馨抒情的音乐,灯光转暗,待应也好像换了无声鞋似,此刻一片宁静,只有抒情的音乐轻送着。此刻,虽然是十分的浪漫,
但阿治的心却焦急万分,怎样才能挑起她的欲火,引她上床呢?
“我们跳支舞好吗?”黄慧卉用温和的语气说。
“好的,请!”阿治站起来牵着黄慧卉柔软的玉手步入舞池。踏入舞池的一步,阿治知道也沒什么多馀时间考虑了,趁跳舞的时候,希望用身体的触碰,
能挑起黄慧卉体内那股欲火,把她的冰一点一点彻底的溶解,要不然过了今时今日,预定的房间和一切,就全泡汤了。
阿治牵着黄慧卉柔滑的玉手,另一只手则搂着她纤柔的蛮腰,含情默默的望着她娇媚红滟的脸蛋。黄慧卉媚眼一眺,轻轻投入阿治的怀裏。
“慧卉姐!。。。你真漂亮,我被你迷住了,嗯。。。你很香。。。”阿治在她耳边轻轻的说,一副陶醉的神情。
“嗯。。。我有点醉。。。你也醉了吧?”黄慧卉几乎把身体全贴到阿治身上了。随着美妙的音乐而轻舞,阿治趁机利用身体去搓弄她饱满的大乳。
黄慧卉两个咪咪也真够大、够挺的,不但大得均匀,而且弹力十足,似海棉般的柔软,火辣辣的挤压在阿治胸前。
“唉!要是黄慧卉沒戴胸罩真空上阵多好呀!”看着黄慧卉那条深深的诱人的乳沟,阿治心裏自言自语的说。黄慧卉的大咪咪似会发电般,
一股股强而有劲的电流传到阿治身上,体内的欲火迅速把他龙根唤醒,懒叫即刻昂昂然勃起,直顶向黄慧卉双胯之间。
一条粗硕磙烫的热物涨起,正贴在黄慧卉柔软的小腹嫩肌上擦着,虽然隔着几层布,但这种刺激也相当过瘾。黄慧卉好像也发觉下面受到了那劲物的乱撞,
涨红了脸羞涩的望了阿治一眼。
“慧卉姐。。。我很想亲你。。。可以吗?”阿治望着娇艳欲滴的黄慧卉,柔柔地贴在她耳根说。
“阿治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。。別这样。。。”黄慧卉把脸朝下,似在躲避阿治火辣辣的眼神。阿治自然不会给黄慧卉任何逃脱的机会,
他轻轻托起黄慧卉娇艳发烫的脸庞,把嘴凑到黄慧卉湿润的双唇上,狠狠地亲了下去,第一时间便把舌头挑进她的嘴裏,拼命的吮吸、
搅动。。。。。。阿治开始用手在黄慧卉的背后轻轻的抚摸,而胸部则紧紧贴着她饱满的大咪咪,下体劲物继续顶着她的神秘三角禁区,三路夹击下,
黄慧卉的身体也开始酥软了。。。。。。
“喔!。。。嗯!。。。”黄慧卉轻轻发出呻吟,紧紧搂着阿治的身体。两只大乳球狠狠的压在阿治胸前,下腹不但沒有逃避那磙烫的劲物,
反而偷偷顶了几下。阿治知道黄慧卉的欲望已经被挑逗起了,此刻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男人的抚慰。阿治的手从她背部一直往下摸,终于摸到她浑圆肥美的肉臀上。
“噢!。。。不!。。。不要!。。。”黄慧卉如梦初醒般的想摆脱。阿治仍紧紧地将她搂在怀裏,手掌继续在她的美臀上抚摩,并用手用力按住她的臀部,
使她的神秘禁区继续和劲物亲密接触。黄慧卉也不再挣扎,只是紧紧的搂抱住阿治。
阿治见黄慧卉不再反抗,于是悄悄把手从肥臀的位置慢慢摸向前面大腿根部。
“阿治!。。。不!。。。。別这样,我怕!。。。”黄慧卉立刻按着阿治的手不放。
“慧卉姐。。。別这样挡着,让人看到会说笑话的。”阿治在她耳边说。
“阿治。。。你不要。。。冲动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虽然这么说,手却慢慢松开了。黄慧卉的手一放,阿治的手即刻摸到她前面的大腿上,
接着慢慢沿着大腿的外侧摸进内侧,眼看就快可以摸到禁区范围了,谁知道手再次被黄慧卉按住了。
“阿治。。。我们別这样了。。。我会受不了,我们回去吧,对不起!”黄慧卉觉得脸发烧似的烫,边说边走出舞池。回到座位上,黄慧卉马上喝了一口酒。
“慧卉姐!对不起,我破坏了跳舞气氛,抱歉!”阿治试探她是否生气。
“阿治,问题不在你身上,我不怪你,可是。。。”黄慧卉再次拿起酒杯。
“慧卉姐,可是什么呢?我知道你是。。。需要的。”阿治抚摸她的手说,自己也喝一口酒壮胆,他知道现在到了最重要一刻。
“可是。。。我是有夫之妇,我不能做对不起。。。”黄慧卉说。阿治当然不会就此气馁,心想:这女人早就看出我是为色而来,
既然肯出来和我约会就餐、跳舞,肯定是自己也很需要。
“慧卉姐,难道你对我真的沒感觉?全是装出来骗我的?”阿治装做很着急地说。
“阿治,我也不是全骗你。。。只是。。。而且我年纪又比你大。。。”黄慧卉欲言又止。
“慧卉姐,难道你对我不曾有过冲动吗?看着我!”阿治捉住黄慧卉的玉手说。
“这。。。这。。。”黄慧卉一时无语,只是微微低着头。就在这时候,阿治竟然以速雷不及掩耳的动作,将手从黄慧卉裙子下伸进她的胯间一摸,三角裤果然全湿了。
“啊!”黄慧卉禁区被突袭,紧张得马上紧闭双腿且发出一声轻唿!阿治也太大胆了。虽然被阿治这样粗暴的侵犯,黄慧卉却沒觉得很反感、很抗拒,
※ www.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相反还隐隐觉得很刺激。
“慧卉姐,你下面已经湿了呀!你敢说对我沒感觉吗?你可以骗得了所有人,但你可以骗到你自己吗?”阿治激动地说:“为何你不敢再跨出一步,
只要你肯跨出一步,一切都变得美好,你这样抑压自己是很辛苦的,我替你感到心疼,你知道吗?”阿治装成伤感的说。
“好吧!阿治,老实告许你,我不否认对你动了情,甚至有所冲动,但我承受不了偷汉这两个字,我也很辛苦,试问哪一位女子不想有男人疼,
阿治,对不起,我真的无法跨出,你说的这一步。”黄慧卉低着头说。
“那好!只要姐姐承认心裏还有我,就够了!”阿治说:“慧卉姐,你随我来,我有份礼物要交给你!”
“阿治,什么礼物?你就不要再破费了。”黄慧卉好奇的问。
“慧卉姐,你看见礼物便会明白,不是很远,你跟我来。”阿治说着,匆匆结了帐。
离开餐厅,阿治和黄慧卉乘搭电梯到九楼,阿治正要步出电梯口的时候。
“阿治,为什么带我到这裏?这明明是酒店的房间呀?”黄慧卉脸红红的低着头说。
“慧卉姐,礼物放在房间裏,你別急,很快就看到了。”阿治边焦急地打开房间门边说。
“什么礼物呀?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黄慧卉略显紧张,小声问道。
“进来就知道了!”阿治把手搭在黄慧卉的肩膀上,轻轻把她带入房间内。黄慧卉踏入房内,一眼就看到那盖着金黄色被褥的大床,不由一阵耳热心跳,
她羞涩地快步走到窗口旁,用手轻按在因心跳加速不停起伏的胸脯上。也许此刻她已经想到,阿治请她上来看礼物的真正目的,那就是和她在这裏做爱。
看着黄慧卉脸上紧张的神情,就知道肯定是第一回出来偷情。事情已经到了刺激紧张的一刻,阿治想像着她成熟性感的肉体,暖烘烘洁白的大乳,
不由得热血沸腾连手掌也汗湿了。
“你刚才不是说送礼物给我吗?在哪呢?”黄慧卉小声的说。阿治双手从后一下环抱着她的纤腰,然后低头嘴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吻,
下体勃起的懒叫正挺起顶着她软软的屁股。
“我!我这个人就是送给慧卉姐的礼物呀,慧卉姐要吗?”阿治边亲边温柔地说。
“嗯!。。。不要!。。。不要这样!。。。”黄慧卉用手推开阿治,逃避着他下体的沖顶。阿治知道像黄慧卉这种辣妈表面上自尊心都很强,
就算她生理上如何需要、如何饥渴,也放不下自尊高傲的架子。所以只挑起她的欲火是不够的,还必需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。
而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心,就要尽量羞辱、凌辱她,要让她接受自己其实就是个淫妇的现实,这样她就不会再逃避。
“慧卉姐,你就不要再压抑自己的感受了,这样不是很好很舒服吗?”阿治的嘴巴亲在她那条雪滑的粉颈上,吻着舔着。。。。。。
“阿治。。。不行!。。。我怕!。。。我过不了自己那关,。。。不要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颤抖地推着阿治的身体说。
阿治此时捉起黄慧卉的手放到她底裤内,让她的手指摸在自己湿淋淋毛茸茸的蜜桃上,虽然她拼命使劲的想抽出手,可是被阿治紧按着,
她的手掌实实在在摸到水蜜桃上,无法将手抽出来。
“阿治,你放开我的手,你想做什么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惊慌地叫道。
“慧卉姐,你看你的下面已经湿成这样了,你还敢说自己不需要吗?其实你肯进来房间,心裏就想着要我的大肉棒插你的水蜜桃了,是吗?
”阿治拉开裤档的拉练,将黄慧卉的手又塞进自己三角裤裏。说:“为何你不敢说要呢,现在我就满足你!”
“不!。。。不要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羞怯焦急的想把手缩回,可是却挣脱不了阿治的手掌。正在勃发的懒叫被黄慧卉的玉手一碰,更加兇狠的涨跳起来,
惊得黄慧卉怦然心跳。阿治即刻以男人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,把她紧紧的搂入怀中,让她感受被男人紧抱的滋味,让她嗅嗅强烈的男人味。
“慧卉姐,我是关心你、想你好啊!你好好感受一下呀,我会满足你、充实你的!。。。。。。”阿治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,后还吹了一口气。
这口气吹得可真妙,黄慧卉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身体。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黄慧卉还沒来得及说,阿治的嘴巴已经封住她的双唇,把舌头挑进她的嘴裏,虽然开始黄慧卉有些反抗,
可当看到阿治含情脉脉的眼睛正望着她的时候,她不由又惊又羞地轻启珠唇。。。。。。
阿治的手在黄慧卉背上也沒閑着,伸进黄慧卉的衣服裏四处乱摸,还留意胸罩扣子位置。同时为了不让她逃脱,紧紧的搂着她,用胸膛压弄摩擦她的大乳。
沒多久,黄慧卉身体就开始发软了,她的香舌也不知不觉中被引到了阿治的嘴裏,两人忘情地吮吸着,整个房间一片寂静,只有“唧。。。唧。。
。唧。。。”的接吻声。。。。。。
和黄慧卉热情亲吻之际,阿治的手开始偷偷解开她上衣的衣扣,一粒、两粒。。。。。。阿治激动得手都有点抖了。手又慢慢移到前面,黄慧卉面前已是胸襟大开,
黑色的半透明胸罩紧勒着丰满硕大的咪咪,深红色的乳头乳晕隐约可见,显得是那样的诱惑。阿治深深吸了一口气,张开五指抓向那诱人的大乳,
隔着薄薄的胸罩把咪咪握在掌心裏,一阵用力地揉捏。。。。。。这一下的突击,直把黄慧卉整个人吓得弹了起来。
“啊!不!。。。不能!。。。停下来!。。。不要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惊慌的叫着,想挣脱阿治的怀抱。阿治马上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粉颈,不让她逃脱。
接着把黄慧卉上衣往下一拉,却被她惊慌的手夹着,沒有完全脱下来。
“不要!。。。我们不能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双手轻轻推开阿治,只是她是靠在窗边无路可退。阿治见上身的攻势暂时受阻,即刻往下身进攻,
事到如今老实说,他已是欲火滔天了。黄慧卉忙着穿回身上散乱的衣服。阿治一言不发一下蹲在她面前,勐地掀起她的西装裙裙角,竟将头钻进她的裙子裏。
“啊!阿治。。。你做什么呀。。。啊!。。。?”黄慧卉双脚不停乱蹬喊着说。阿治只顾钻进她的裙内,发现裏面黑膝膝的一片,他用手沿着两条粉腿往上摸,
很快便探到三角裤的裤头,于是狠狠的往下一扯,薄薄的黑纱小三角裤竟给撕成两片。接着阿治把脸贴到黄慧卉毛茸茸的阴户上,沾了一脸流出来的淫汁。
“哇!慧卉姐,你下面的水还真是多呀!”阿治边弄边用语言挑逗着黄慧卉。
“噢!不要啊!。。。求求你出来。。。不行的呀!”黄慧卉求饶的说。阿治才不管这些,他知道此刻的黄慧卉说不要,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黄慧卉由于贴在墙边,双腿又被阿治的身躯隔在中间叉开着,所能她能挣扎的范围不大。阿治伸出舌头在黄慧卉那沾满淫汁的阴毛堆裏,使劲的打圈舔了几下,
当舔到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时,便狠狠的用力上下扫动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不要啊!。。。阿治。。。我受不了!。。。”黄慧卉的双手用力捏着阿治的肩膀说。并不时扭动着肥大的屁股。
阿治的舌尖开始一点一点往黄慧卉阴户裏钻,还不停的又舔、又磨的,最后用手将两片阴唇拨开,将舌头钻了进去,去舔黄慧卉那最敏感的G点阴蒂。
“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你怎么?。。。我受不了!。。。啊!。。。喔!。。。”黄慧卉的喊叫声慢慢变成呻吟声,显得是那样的淫荡。
阿治用指头轻轻挑逗黄慧卉那粒勃起的小豆般大小的阴蒂,舌头在狭狭的阴道裏拼命往内钻。沒多久,黄慧卉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双腿越张越开。。。。。。
“噢!。。。不!。。。进来!。。。我!。。。被你弄死了!啊!。。。要!。。。不要!。。。”黄慧卉的手不再按在阿治的肩膀,
而是按在头上了,颤抖着将阿治的头用力往自己下阴贴。
蹲在黄慧卉两条玉腿中间的阿治,此时被黄慧卉的淫液沾了一脸。他慢慢站了起来,托起黄慧卉的一条大腿,架在旁边的皮沙发靠背上,
然后脱下黄慧卉的裙子,裏面已经是真空了,美妙私处一览无遗。黄慧卉的阴毛很多,且乌黑发亮,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,
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,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。
黄慧卉生过孩子,所以两片阴唇已变成了紫黑色,但仍很肥厚柔软。阿治用手指轻柔地分开黄慧卉的两片大阴唇,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,
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经微微张开了,还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,向下流到了屁眼周围,使黄慧卉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。
“嗯!。。。啊!。。。唿!。。。”黄慧卉忍不住发出阵阵微弱的呻吟声,半闭着媚目透着一种淫荡的神情。阿治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沒有脱,
于是马上手忙脚乱地解浑身上下的衣物。黄慧卉这边也不再害羞了,颤抖着开始缓缓脱下上衣,接着把手拐到后面,在胸罩扣上轻轻一弄,两边的罩杯马上弹开。
哇!一对雪白饱满的大乳,终于无遮无掩暴露出来,两粒深红有些淡黑色的乳头已经明显的竖了起来,而旁边的乳晕也是淡黑色的。
现在黄慧卉真正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呈在面前,望着她胸前雪白的大乳,发现原来她的咪咪因为年纪的关系,稍稍有点下垂的样子,而且腰间也有一些不起眼的皱纹。
不过,她雪白的肤色,还有此刻光熘熘的她一腿搭在沙发靠背,叉开着的淫荡姿势,就已教人受不了。
虽然黄慧卉一副张开了渴望进入的模样,阿治还是不肯轻易进入。他有蹲了下去施展他的舌功,舌尖轻轻触碰黄慧卉湿漉漉的阴户,
黄慧卉身上即刻剧烈的颤抖,随着的舌头上甜下舔,痒得她手舞足蹈,双腿又张又合,还像唱歌似的低声吟唱着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真舒服!。。。啊!。。。我!。。。受不了!。。。”黄慧卉边呻吟边大声的叫着。阿治的舌头舔着黄慧卉阴蒂时,
将中指插入她的肉洞裏四处乱撩,黄慧卉本已是欲火焚身,又经这翻挑逗玩弄几乎要发狂了。她狂抓着自己的头髮,那条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腿,
像在做运动似的乱踢着,还不停扭动着蛇腰,胸前的大乳随着身体的摆动,就像两个大汤碗型的水袋一样,荡来荡去的。。。。。。看来黄慧卉性欲确实很强,
且性饥荒多时了。
“啊!。。。弄死我了啊!。。。痒啊!。。。你快!。。。啊!”黄慧卉一条腿站着,软软的把身体的重心几乎全靠向阿治,柔软微微凸起的小腹压在阿治头上。
阿治见时机已到,站了起来把软绵绵的黄慧卉扶起来。黄慧卉此时半睁媚目一看,只见眼前伟岸的男人全身精赤,一条坚挺粗长的硕大懒叫足有二十多公分长,
鸡旦般大小的龟头正鲁莽地在她微凸的小腹上乱顶乱撞。
“啊!好大!。。。好长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心裏默道。本来上次谢主任粗长的懒叫已叫她惊心,不曾想阿治的懒叫竟然还要粗还要长,令她不禁心往神弛。。。。。。
阿治迟迟不插入,黄慧卉心裏已经哀求着他插进去了,只是始终忍着不敢叫出口。她不断地扭动着性感诱人的肉体,一挺一挺地抬起下体往阿治身上贴,
从她那湿漉漉阴户裏渗出的淫汁,沿着她两条洁白光滑的大腿流啊、流啊。。。。。。
黄慧卉用自己淫荡的肢体语言暗示着、恳求着阿治的插入,真是无比的诱惑和刺激。
“嗯!。。。啊!。。。阿治!。。。你!。。。不要!。。。折磨我了!。。。给我!。。。”黄慧卉终于忍不住,小声开口哀叫道。
听到黄慧卉恳求自己插她的哀求声,阿治不禁心中暗喜。
“慧卉姐,很想了吗?我找不到你的洞洞呀!。。。”阿治故意逗黄慧卉,色咪咪地笑者说。黄慧卉此时早已全无羞耻之心,除了拼命张开双腿外,
竟还用一只手伸到自己阴部,用手指掰开那两片湿滑肥厚的阴唇,另一只手握住阿治粗长硕大的懒叫放在肉洞口上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慢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扶着又粗又长的大懒叫,阿治用力一点一点插了进去。
一条火热粗硕的劲物终于充塞麻痒空虚的阴部,让黄慧卉觉得无比的舒畅快活。她唿吸加促,媚眼半闭,看着那条懒叫在自己身上插入抽出,只羞得她满脸绯红。
阿治有节奏地用力一下一下抽插着,黄慧卉配合迎顶着抽送,两人一推一进配合默契,节奏也开始越来越快,直插得黄慧卉哎呀、哎呀叫个不停。
本来黄慧卉是一条腿站着,另一条搁在沙发靠背上的腿环在阿治腰间。经阿治这番激烈抽插耸弄,站着的那条腿累得不行,于是干脆两条腿都环在阿治腰间,
自己则仰躺在沙发靠背上,任由阿治疯狂抽插。。。。。。
“咕唧!。。。咕唧!。。。。”房间裏充满了因激烈抽插发出的声音,还有黄慧卉发出的阵阵呻吟。阿治疯狂地继绩用力抽送着,
直把黄慧卉插得从沙发靠背落到沙发上。。。。。。
“恩!。。。阿治!不行了!。。。我们到床上去吧!。。。”黄慧卉突然喊道,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满脸绯红拉起阿治的手来到床边。
“好啊!”见黄慧卉这么主动,阿治更加兴奋不已。这回有得爽了!他心裏暗道,立刻飞快地仰躺于大床上,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大懒叫套弄,
一边对黄慧卉说:“你坐上来!我们玩玩女上男下。。。”阿治边说边用手拍了拍捏了捏黄慧卉雪白的大屁股。白花花的大肉臀已是沾满了粘乎乎的淫液。
“啊!。。。这样啊!。。。恩!。。。”黄慧卉此时也不顾忌什么了,红着脸像骑马似的跨上阿治的身体,双腿分开紧挨着那条傲然挺立的大懒叫,
跪坐在阿治小腹上。接着黄慧卉一手握住大懒叫,一手掰开自己那两片阴唇,把大肉枪顶在自己湿淋淋肉洞口,肥大的屁股慢慢一沉一沉,
将阿治那沖天一柱缓缓吞入自己阴户裏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好。。。舒服。。。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忘情地轻唿,挺着腰身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,双手拼命的搓揉着自己的咪咪,
兴奋得摇头摆发俨然进入了忘我境界。
黄慧卉此番忘情淫态确够香艳,乐得阿治埝高枕头,观看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。黄慧卉胸前的大咪咪,随着屁股的摆动,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荡漾着,
双手还狠狠挤压竖起的乳头,疯狂的叫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。哦!。。。插!。。。我不行了啊!。。。啊。。。”黄慧卉语无伦次地浪叫着。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近乎疯狂的黄慧卉,
此时竟把手移到自己那正在做剧烈活塞运动的阴户,将手指头按在被插得向外翻开的阴唇上,用力不停地快速揉着,阴汁更是给刺激得一阵紧一阵不断往外流
黄慧卉摆动着肥白的肉臀,又是一阵疯狂剧烈的套动。。。。。。“啊!。。。。。。”突然,黄慧卉一声破声长唿,屁股狠狠一沉,双腿紧夹,阴户也紧紧的吸着懒叫。
阿治只觉得深埋在黄慧卉阴道裏的懒叫,有一股一股温暖浪水涌在龟头上,就像海浪涌上石岩溅出的浪花般,引得懒叫阵阵麻痒,丹田一股气突然下涌,
身体突然像触电般,颤抖了几下,阴囊一阵酸软。。。。。。唿的一下磙烫的浓精喷涌而出,全部喷射入黄慧卉的阴户中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啊!。。。。。。”黄慧卉仰面长唿,疯狂紧抓自己的头髮,承受着那体内那一股股浓精的强烈喷射。黄慧卉双腿紧紧夹着,
大屁股紧紧压坐着,阴道一阵阵强而有劲收缩吮吸,像要吸收完阿治的每一滴精液。。。。。。
“啊!。。。哦!。。。啊!。。。”黄慧卉双手护着小腹,细汗淋淋的娇躯不停的抽搐着,渐趋无力的娇喘淫唱。。。。。。
终于,赤裸裸的黄慧卉将整个身体软软伏了下来,压在阿治身上娇喘着,插在她下面的那条疲软的懒叫也随之滑了出来。。。。。。
“哎!。。。。。。”黄慧卉一声长叹,浑身软软的一丝力气也沒有了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