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几年前,我和老婆移民到国外。但是说实话,我当初真的就不愿意来,原因是:第一,我这人恋土;第二,英文太漤,可是老婆喜欢来,我又是气管炎,什么事都听她的,她喜欢做的事,我都不反对,就跟着她来了。
刚来的时候还有新鲜感,于是到处玩,半年过去了,带来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,是该安静下来过日子了。英文太差,经济不景气,我根本找不到专业工作,在华人圈里打了一个月工,钱沒赚多少,还又累又受气,以前哪受过这种苦啊!
老婆倒是很心疼我,说:“你先去学英文,我去找个工作养家。”可是一个多月下来也沒找到合适的工作。一天,她拿了一份报纸,上面有一份广告写着:“高级私人会所,按摩,环境幽雅,月收入过万”,说想去试试。我一听就急了,说:“你疯了?这摆明瞭就是做妓女,放着国内好端端的工作不做,跑来做这?要不咱回国吧!”她沒再说话,接下来两天也沒理我,我以为她只是发点小脾气,过几天就好,也沒往心里放。
第三天的晚上10点多,我上完英文课回到家,老婆沒在,桌上堆满了我爱吃的饭菜。这么晚能去哪里啊?我们在这里又沒什么朋友,于是我到我们常散步的公园找她,也沒找到。后来还是听房东说下午她被一辆宝马接走了,可能是参加派对去了,因为看她穿得很漂亮,还问我怎么沒去。
我无语了,回到我们租住的土库,看着满桌的饭菜,可怎么也吃不下。晚上12点多,她终于打来电话,我在电话里大喊:“你去哪了?快回来啊!”她只说了一声对不起,便是长时间的沉默,再之后电话挂断了。
接下来的几天我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,但我终于想明白了,我不能沒有她,她是一个能让我放弃一切、甚至是生命去爱的女人。越是这个时候,我越要冷静,狂乱和不理智只能把她吓走。
一个多星期后老婆又打来电话,我在电话里平静地对她说:“你回来吧,无论怎样我都爱你,什么事都可以商量。”晚上8点,她回来了,平时只化点淡妆的她,现在却是浓妆艳抹。她脱掉大衣,上身穿着比胸罩大不了多少的紧身衣,下面是短得露出半个屁股的短裙,又细又高的黑色系带高跟鞋,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我。
这不就是我在电影里看到的妓女嘛!我愣愣的看着不知说什么好。过了一会她说:“看够了吗?我们是不是该谈谈。”“嗯,是,你是……是……”我有点结巴了:“你是不是已经……”她不耐烦的打断了我:“已经什么?看你费劲的。我今天穿成这样回来就是想告诉你,我已经开始工作了,这一周我接了24位客人。这就是我工作时穿的衣服,怕刺激你,所以挑了一套比较保守的。”尽管我早想到可能有这样的结果,还是忍不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紧握双拳大吼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她愣了一下,很快又恢復了平静,说道:“原因很简单,一,可以买好车,穿名牌;二,好玩,刺激。我们结婚快五年了,我把最好的时光都给了你,现在快28了,我想留点时间给自己。”一股热气直穿头顶,我握紧双拳走向她,“枫,我们离婚吧!”她平静地说道。我一下子跌坐到地上,像一个洩气的皮球:“离婚?不,我不离。”她还是那样冷冷的看着我:“你看清楚了,我现在是妓女,你还要我吗?”我默默低下头。她又说:“和我这样的女人在一起,你只能觉得痛苦、委屈。”我抬起头,看着她说:“沒有你,我更痛苦。只要不离婚,我什么都能答应你。”“也包括我做妓女?”她问。
我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她跟前,又跪倒在地,像当年求婚一样,抱住她的腿,慢慢地抬起头从嘴里挤出四个字:“我想试试。”她甩开我的手,走到沙发前坐下,说:“你想要和我在一起,必须放弃你的自尊,正是因为你的自尊心,让你无法接受我做妓女的事实。其实在客人面前,我一样要放下自己的自尊,否则我无法开心工作。你也一样,明白吗?你要把能和我在一起做我的老公,当作我对你的一种恩赐,你就不会计较我是妓女了。”她接着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跪着,想明白了再说你愿意不。”我沒说话,就那样跪着表示默认了。她走到卧室拿了个埝子回来埝在我到膝盖下,我一下抓住她的手说:“我愿意,真的愿意!”她笑了,抱住我,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在我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唇印……
就这样,老婆正式开始了她的工作,每天下午去上班,晚上3点后回来,有时候天亮才回来。我们的钱也开始多了,他开始买名牌的衣服、手袋、首饰等,也越来越会打扮自己,人也显得更年轻漂亮,我们之间的话题却越来越少。
我心里明白,我又怎么能释怀呢?特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总是在想,她现在在幹吗?
一天,她告诉我说要出去一个礼拜不回来,我问为什么,她说陪客人去多伦多玩。我愣了一下,又问:“这算什么?工作还是別的什么?”她淡淡的一笑:“是工作,这一个礼拜,我是她的妻子,人家付了钱了。”我苦笑了一下转身想走开,妻子突然跑过来抱住我说:“吃醋了?我永远是你的。”我强笑着对妻子说:“我才不吃那傢伙的醋呢!他要做你一个礼拜老公还要花钱,我做你老公又不花钱。”“坏死了你!”妻子狠狠地捶了我一下。我抓住她的手,紧紧的紧紧的,好像一松开妻子就会消失。“唉呀!痛死了!”我赶忙放开手,妻子却一把抱住我说:“老公,来,我想要你,你去洗个澡在房间等,我去准备一下。”
“准备什么?以前不都脱了衣服上床就是了。”妻瞪了我一眼:“快去!”几分钟后,我坐在床上,妻子穿着一身性感内衣,丁字裤、黑色渔网丝袜、黑色系带高跟鞋,慢慢地走到我跟前一下把我推到床上,然后趴到我的身上,伸出细长的舌头从我的嘴唇开始,慢慢地往下舔着,耳朵、脖子、乳头、阴茎,一直舔到肛门,然后再回到阴茎,用嘴慢慢地含住……天哪!我和妻子结婚以来,妻子第一次这样和我做爱,阴茎迅速膨胀起来,强烈的快感像电一样涌了上来。
“喜欢吗?”完事之后妻子问,“喜欢。”我回答。“喜欢就好,以后还有更多的。”妻子神秘地一笑。我又问:“你哪里学的?”“王姐教的。”妻子回答道:“好了,还要赶飞机,我先去收拾东西了。”接着妻子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堆性感的内衣裤、高跟鞋,一股脑地塞到皮箱里。看着自己美丽妻子的身影就要离开去做一星期別人的老婆,隐隐的传来一丝丝痛。
整理完毕,她从衣柜里拿出几套衣服:“老公,你看我穿哪套衣服好?帮我挑一下。时间来不及了,我还要补下妆。”我挑了半天,找了一套捂得比较严实的给她,她看了我一眼,问:“怎么选这套?”我心里想,这套露得少,嘴里却说:“多伦多比这冷啊!小心着凉。”她笑了,在我脸上亲了一下:“还是老公心疼我。再见!老公。”飞快地跑了出去。我冷冷的看着她背影嘟囔了一句:“知道我好,还去找別人做老公?”
入夜,外面刮起了大风,我躺在床上,听着外面“呜呜”的风声无法入睡。她现在在幹什么?是不是依偎在別人的怀里?是不是在亲吻着那个男人?是不是在叫着那个人老公?是不是在……越想心越闷,就像一块大石头堵在心口。不行!我想打个电话,我想听听她的声音。我拨通了她的手机,几声长音之后,传来“嘟嘟”盲音,我知道一定是她看到我打的就挂掉了。一股热火从胸口升起,我抓起衣服沖出房间,直奔我家附近的那家加油站,我知道那里有一部公用电话。
深秋的夜晚,已经很凉了,可我却觉得浑身冒火,一路上我想好了一堆骂人和发洩的话。电话铃响了很久,终于传来的了妻子那熟悉、动听的声音,我只说了半个“我”字,就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。沉默,良久的沉默之后,妻子终于开口了:“是你吗?”我回答是,她问:“有事吗?”我赶紧说:“沒事,沒事,我就想知道你现在在幹吗。”片刻的沉默之后,她反问道:“你说我在幹吗?”接着电话断了。我愣在那里,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……
我站在深秋的寒夜中,刚才心中的那团火早已被泼灭。一阵寒风吹来,我打了个冷战,头脑清醒了很多,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可笑,怎么会问那样的问题?傻子都该知道,此时此刻的她正在取悦另外一个男人。
我回到家,打开一瓶从国内带来的五粮液,对着自己灌了下去,一阵翻江倒海的呕吐之后,我终于昏昏睡去了……早上起来,头痛欲裂,我给老闆打了个电话说病了,今天不去上工了,又给学校打了电话请了假。然后,又死猪一般的睡去……一阵电话铃响,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我沖下床抓起电话,有一点失望,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:“你是杨枫吗(化名)?”我反问道:“你是谁?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她说她和我老婆在一起工作,有些关于我老婆的事想说。
晚上8点,她如约而至。一个高挑、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女人,一看就知道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。她微笑的伸出手说:“我姓王,叫我王姐吧!”握手的时候,我看到她手腕内侧有一条很深的陈年伤疤。
我请她入座,倒了杯茶递给她,说:“说吧,什么事?”她喝了一口茶,不慌不忙地说:“是这样,你老婆虽然来我们这时间不长,可是我们俩很投缘,无话不说,所以你的事我也就知道一些……”我打断他:“你都知道我什么?”她笑笑的看着我:“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、很矛盾。”我叹了口气道:“我怎么就不明白她为何就非要做妓女?”
王姐回答说:“我知道,我和你老婆谈过这个问题,她说她喜欢被陌生男人欺负、奴役的那种感觉,她觉得特刺激、特兴奋。我在这一行很多年了,见过的妓女多了,大多数都是为了某种原因,被迫的,能够在心理上不排斥这个行业的都不多。她却真是个例外,那种投入不是装出来的,所以客人都特別喜欢她。”“你骗我玩我呢吧?我不信,这不就是个荡妇吗?”我喊道。她也有些激动地看着我说:“我骗你幹什么?这世间每个人都可以认为她是荡妇,唯独你不能,你爱她,就应该理解她、支持她。”“不管你怎么说,我还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。”我答道。
“那好吧,我给你看样东西,看完你就信了。”王姐边说边拿出一部迷你摄像机:“这是她试工第一天和我们那里一个保安做爱时我拍的,你自己看看。”画面里自己的老婆一丝不挂,正坐在一个光头黑人身上疯狂地扭动着细腰。
镜头拉近,我看到了老婆那熟悉的脸,陌生的眼神。我找不到词汇来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,但是我明白了,王姐沒有骗我。我放下相机低下头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王姐点燃一根烟,吸了一口,然后递给我说:“勇敢地接受这一切,不要理会世俗的眼光,爱她、支持她。不要觉得她在伤害你,其实她也不想离开你,她明白你是最关心她的人,是她最后的避风港。”我叹口气道:“我盡力吧!”我又问道:“是她让你来的吗?”“是的,因为她爱你,所以叫我来劝你。”王姐回答。说完王姐站起来道:
“这样吧,我今晚就不走了,我留下来陪你。”还沒等我反应过来,她已经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了。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,两个乳房依然坚挺,乳头挂着一对金属环。一个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极品的女人。“你觉得我还可以吗?”她微笑的看着我,“那……我……我老婆知道吗?”我问,她沒有马上回答,慢慢地走了过来,抱住我的头放在她的胸口:“別管她,今晚我是你的妻子。”
第二章
夜已深,我躺在床上,无法入睡。王姐躺在旁边,脸贴在我的胸口上,我知道她也沒有睡着。激情过后,我们都沒有说话,此时任何话语都有些多馀。
黑暗中,突然一滴眼泪滴在我的胸口,我一惊,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,湿湿的,我赶忙问:“你怎么哭了?”她用手捂住我的嘴:“別说话,我想再躺一会儿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她站起来,走到客厅里。我跟出来,打开灯,她赤裸着身体坐在沙发上,两眼红红的。她拿出根烟点上,问我:“有酒吗?”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百威递给她,然后回到房间找了件衣服给她披上,“天冷,小心着凉。”我说。她拉住我的手让我坐下,靠在我怀里说:“谢谢!”眼泪又流了出来。“你怎么了?”我问,“沒什么,天晚了,我们去睡吧。”她坐起来,擦了擦眼泪。
这一夜,我们相拥而眠,王姐把我搂得紧紧的,一直到天亮。
晚上,我上完课,刚回到家,电话铃响起,是王姐打来的。电话里她问我有时间吗?我说有,她说:“那你把门打开。”我打开门,王姐已经站在门口了,显然她一直在等我。我问她:“你怎么……不用上班?”她淡淡的一笑:“不欢迎我来吗?”“不是不是,我只是沒想到。”我赶紧说:“进来吧!”“不了,去我那吧!”王姐说。
到了王姐家,打开门,吓了我一跳,一个男人像狗一样的趴在门口,那人戴着狗用的项圈,手和脚都被铁鍊拴着,屁股上还插着一根狗的尾巴。
“这是……”我吃惊的问王姐。
“你沒看到?这就是一条狗啊!”王姐回答。那男人抬起头,“汪!汪!”的叫了两声,好像在证明自己就是一条狗。
我和王姐到沙发上坐下,那男人跟着爬过来,嘴里叼着一双拖鞋,先熟练地用嘴脱下王姐脚上的高跟鞋,接着又给王姐套上拖鞋,然后趴在那里,抬着头看着王姐。王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:“磙一边去,今天沒时间理你。”那男人失望的爬开了。
我愣愣的看着,直到王姐叫我,我才回过神来。“沒吓到你吧?”王姐看着我问,“有一点,你不会想把我也变成那样?”我忙问道。
王姐笑了,反问道:“你难道不想吗?”我急忙回答:“不,不想。”王姐又笑了:“放心吧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”“他是谁啊?”我急忙问。
王姐叹了一口气:“他,是我以前的老公,我唯一爱过的人,可就是这个人却抛弃了我,爱上了一个妓女。他说我虽然很漂亮,但不够淫荡,和我在一起沒有激情。我求过他,只要他不离开我,要我怎样都行,但他还是狠心的离开了,为了这我死过一回,但被救了过来。
再后来,我也做起了妓女,因为我沒死,但我的心死了。我用堕落、放荡来填平自己的伤口,后来那个妓女骗光了他所有的钱,跑了,他又回来找我,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,他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变成那样。我想赶他走,他说他会去死,我也就算了,随他去吧!”我又问:“那你是在报復他了?”“不,我是在可怜他,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。”我摇摇头,说道:“不理解,不做人,愿意做狗。”“以后你就会明白了。別理他了,你去洗个澡,我在卧室等你。”我来到卧室,王姐已经准备好了,沒有开灯,点着几根蜡烛,王姐穿着黑色短裙、白色衬衣、高跟鞋,看着我说:“老公,帮我把衣服脱掉好吗?”我走过去,脱掉她的衣服,抱起她轻轻的放在床上,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。她坐起来,看着我,两眼湿湿的看着我,抱住我的脖子,接着我们相拥在一起。
长时间的接吻后,她推倒我,骑在我的身上,我将早已膨胀的阴茎慢慢地插入她的下体,感觉有点松,但很湿、很滑、很温暖……激情过后,王姐依然趴在我的胸口,这一次她沒哭,时不时抬起头看看我,当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,她笑了,笑得是那么甜、那么美,像情窦初开的女孩。